网店售卖

革命性扬尘治理系统,扬尘终结者

专业工程扬尘治理设备实力制造商

全国咨询热线

当前位置:主页»网店转让交易网»网店出售»

杀入光伏赛道投资大军造富:跑遍22城寻商机两千亩项目能赚千万

文章出处:未知 人气:发表时间:2022-11-05

b9740d3ef293f4548e3439083521ba5a.jpg

“35号体育场,请往里走。”10月初的一天下午5点,刚刚洽谈完一个投资项目的李迈,匆匆赶往广州某高尔夫球场。他在这里遇到了认识11年的老朋友,想聊聊新的商机。

“砰”,高尔夫球滑过漆黑的夜空,落在明亮的灯光下。两人打球的球道一样,但和朋友们的休闲装不同,李迈穿的是更适合商务谈判的短袖polo衫、长裤和皮鞋。

李迈是资深投资人。他早年做过旧房产改造,也见过P2P,但他觉得那些都不是未来的发展趋势,所以一直在潜心观察其他的商机。直到这两年房地产调整和“双碳”目标的提出,他关注了新能源,对光伏有了深入的了解,决心抓住这个风口。

李迈的朋友不做新能源,但是也看到了现在的情况。他们想通过李迈了解一些相关的项目信息,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机会进入公司。

“今天聊得怎么样?项目可行吗?”停止挥杆后,李迈的朋友看着他,开始询问项目。

“他是个了不起的人,总能抓住商机,抓住风口。”聊了很久,李迈的朋友感慨。

过了两个星期,这个朋友打电话告诉李迈,他准备利用之前的资源,派人介入李迈的光伏项目。

这两年,李迈一直在路上。虽然接触光伏时间很短,但李迈不想错过任何好的投资机会。

2020年“双碳”目标的提出,加速了我国新能源产业的发展,光伏产业再次迎来“春天”。根据国家能源局此前公布的数据,2021年,全国新增光伏并网装机容量54.88GW,同比增长13.9%;累计光伏并网装机达到308GW,新增和累计装机均居世界第一。

这些成绩离不开光伏人的努力。像李迈这样的投资人也走到了一起,一起追寻“光”。

123123.jpg

今年中秋节,本来订好机票回深圳与家人团聚的李迈,因为疫情未能回家。从7月份开始,他就在《西游记》里跃跃欲试地投资光伏项目,炎炎夏日驱车近2000公里,途经江苏、河北、山东等8省22市,实地参观考察各大新能源企业的生产布局,洽谈光伏项目合作。

“好的投资机会和项目无处不在。”虽然中秋节没回家,但李迈也没闲着,电话铃声、微信消息不断。为了找到好的投资项目,他从两广适应了北方的面食,早就习惯了常年打拼。

近两年,随着“双碳”大潮席卷而来,众多投资者争相加入绿色能源投资的“大军”,李迈就是其中之一。目前,新能源已经成为最具吸引力的投资赛道。

早在十年前,李迈就与新能源结缘。“一个同学当时在柳州开了一家汽车改装厂,但是效益不好,所以想转型新能源汽车。我当时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没进游戏。”

2012年新能源汽车还是新鲜事物,现在全球知名的新能源汽车品牌如蔚来、小鹏还没有出来。

2013年9月17日,财政部、科技部、工信部、发改委联合发布《关于继续开展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工作的通知》;2014年9月1日,我国首次实施免征新能源汽车购置税政策(2017年、2020年、2022年分别延期)。强有力的补贴政策和各用车环节的优惠措施,极大地刺激了新能源汽车市场的火爆。

2016年,对新能源不太了解的李迈在介绍和推广了一家上市公司的M&A项目后,嗅到了新能源汽车及其上游锂电池的商机,想进入市场,于是开始慢慢了解和寻找项目。

“它仍然是ne

但是新能源汽车不是想投就能投的,门槛高,资金量大。在新能源投资的路上,李迈发现,2020年“双碳”目标提出后,光伏“火”了。于是,他把目光投向了光伏赛道。

“我其实接触光伏也有一段时间了,但是因为看好这个行业,所以坚定的投资了很多项目。从上游电池正负极材料的研发到下游光伏电站的建设,我都不想错过。”李迈告诉时代财经。

在深入了解光伏产业链后,李迈也非常看好光伏重要配套之一的储能电池,并借机进入储能市场。

为了了解新能源储能电池技术的孵化和应用,李迈走访了华东一家光伏上市公司,请朋友帮忙介绍和联系了很多做钠离子电池技术研发的专家,了解行业前沿技术,邀请专家入股,希望以后上市。

国庆假期结束,终于回到深圳的李迈马不停蹄地开车去广州,为朋友的家用光伏项目寻找合适的光伏公司合作。

经过前期多方了解,李迈最终选择寻求一家华南地区的光伏上市公司,进行华南地区的业务拓展合作。“我问了几家公司,他们还没做华南。据我所知,这家(公司)是最快的,他们的想法和我是一致的。”

和老朋友打完高尔夫后的第二天一大早,刚睡醒的李迈接到另一个朋友的电话,想和他一起吃午饭,商量资源整合的相关事宜,叙旧。麦穗抽空去预约了。

这位朋友认识李迈三年了,但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他经常跑来跑去,因为我一直约他出去,所以这次他遇到了我。”当和时代财经谈起李迈时,这位朋友非常钦佩李迈的人脉。“他认识很多人,可以带你认识更多人。”

这次午餐,李迈还约了他的另一个朋友,正在光伏领域创业的陈武。我希望通过这次会面,我们可以互相了解,看看是否有合作的机会。

午饭吃到一半时,陈武迟到了。她是一个梳着马尾辫的年轻女孩,穿着得体,开朗外向。

“陈武很强大。他以前在我朋友的公司工作。现在他跳出来单干。很有勇气。”李迈热情地向你介绍。

虽然陈武的微信头像是她自己,但在早期的网上交流中,很多合伙人和投资人都以为陈武是男的。“我看我的话和语气像个男人。我线下见面聊,对方会很惊讶。”陈武笑道:

陈武出生于90年代。她小学跳舞,大学主修音乐。可以说,她已经和艺术打了20多年的交道。但毕业后,她并没有选择从事美术行业,而是在熟人介绍下做起了销售工作。

陈武出售过化妆品包装和大型印刷机。在和老板一起跑业务的时候,她学会了与人打交道的技巧,提高了自己的销售能力。与此同时,陈武也展示了她在这一领域的天赋,在不到——60天的时间里卖出了6台印刷机。

2022年,一个偶然的机会,陈武去了一家光伏企业做投融资工作,开始与光伏结缘。

陈武回忆说,“那时候每天都要在花都(广州)上班,来回通勤有100公里。”在那几个月的工作中,她逐渐摸清了公司做光伏项目的业务套路,于是萌生了创业的想法。

她告诉时代财经,“如果我自己做一个2000亩的地面光伏项目,我可以赚1000万元,但我在公司最多只能拿到5%的项目提成。反正我得自己说。为什么其他几百万都要公司赚?”

得知陈武独自外出打工后,李迈为她以前的老板感到难过。“这么好的人才没留下来。如果我知道,我会挖(陈武)和我的团队一起工作。”

自从创业以来,陈武觉得工作更有动力,他的时间也相对自由。“现在我不用每天在公司打卡,可以决定下午2点以后再聊,什么都不聊。”

“项目不可能一次拿下。一个项目能不能做成,一定要和你面对面的谈,才能更清晰的了解。”起初,当她得知广西有项目要开发时,她独自从广东开车到广西去看项目。

那是她自己创业后谈的第一个项目。吴很有耐心。除了在微信上和投资人、潜在合作伙伴打交道,她还来回跑了三趟广西,项目实施用了三个多月。“我当时比较幸运,第三次见面的时候项目就差不多实施了。”根据陈武的说法,在这个行业里做一个项目大约需要六个月的时间。“三个月已经很快了,有些人可能一年都谈不上一个项目。”

从在公司做销售工作到独立做项目,陈武有自己的思考。“不管是做项目还是卖产品,其实核心都是人。首先产品要过关,其次要能卖,人家要信任你。至于项目,你要多了解,接触到的人水平会更高。”

除了有做项目的能力,还需要资金和人脉。陈武的第一笔财富不是赚大钱,而是积累人脉。

2020年初,陈武通过整合口罩厂商的货源资源,以较低的价格向中大型企业销售口罩,赚到了第一桶金。同时,她还帮助不同行业的企业解决了材料短缺的问题,积累了广泛的人脉,为她后来的创业提供了很多帮助。

由于团队的努力和陈武的沟通能力,陈武的团队已经签署了总计13,500亩的地面光伏项目。当和李迈等人谈到他的成就时,陈武非常自豪,并用手做了一个很大的手势。

在光伏投资领域,李迈涉足很广,但年轻的陈武也精力充沛。午饭后,李迈去了之前见过的一家上市光伏公司华南分公司,打算谈一谈户用光伏项目的合作。受他邀请的陈武也决定看看是否有新的投资机会。

这家上市光伏公司华南分公司的办公地点在广州番禺区的一栋高档写字楼里。听完公司经理对项目的介绍,李迈一直微笑着询问公司户用光伏项目的详细情况。说到项目收入等具体数据,李迈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张白纸记录下来,一丝不苟地向对方确认,不放过项目中任何一个关键细节。

“户主不用交钱,这是一个卖点。”李迈希望做的是在全县推广户用光伏。更重要的是思考项目能给农民带来什么好处和便利,农民需要为此付出什么代价。这是户用光伏项目能否得到农户支持的关键。

2021年9月14日,国家能源局正式下发《国家能源局综合司关于报送整县(市、区)屋顶分布式光伏开始试点方案的通知》号文件,各地纷纷效仿。

因为户用光伏项目的要求没有工商业光伏电站那么多,难度也没有那么大,所以户用光伏领域的竞争会比较激烈。

除了全县推广的分布式光伏,集中式地面光伏是光伏产业的另一个重要领域。专注于地面集中式光伏电站项目的陈武更有活力,也更受欢迎。在她和投资人谈项目之前,她总是把项目的许多细节整理成书面形式,并提前给出可行性报告。

然而,发展地面集中式光伏电站项目并不容易。首先,符合土地的性质是陈武面临的最大问题。“事实上,可用于地面光伏的土地并不多。”陈武说。

此前,清华大学社会科学院能源转型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何继江曾对时代财经记者表示,用地瓶颈是制约新能源发电的一大难点。

杜律师事务所在2021年1月的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严格按照规定建设光伏项目,会大大增加发电企业的用地成本。因此,有必要开发戈壁等未利用的土地

土地价格也是陈武考虑的成本之一。陈武以广东的一些地区为例。山区的地价每平方米只有两三百元,但沿海平坦地区的地价会达到山区的几倍。“比如湛江的地价,1000块钱就能达到一平米。”陈武说:“我宁愿拿一块贵的、平的、美的地,也不要便宜的山,因为山能盖的板子不多。”

从成本、投资额、收益等数据来看,陈武认为广西是适合投资光伏项目的地区之一。不过,陈武也强调,这是必要的,看看当地电力消费的比例。

陈武指的是消耗比,即光伏发电的自用电量与光伏发电量的比值。用电量越大,比例越高。

初始项目确定后,项目的落地也是一个复杂的过程。“一个项目要做起来,要经过20多个部门的审批。”

在地面集中式光伏领域,陈武始终认为不缺乏好项目的投资者。陈武认为不需要太多努力就能拉动投资。

“我一般会做好项目开发计划和可行性报告,发给有长期良好合作关系的投资人。他们一看,觉得项目不错,投资回报丰厚,就马上打电话说要投资多少。”

这一次,陈武和李迈一起参观了这家光伏上市公司。他想知道公司的光伏电站项目有没有合作机会,无奈下午还要出席其他事情。陈武只能另寻机会。

谈完项目后,陈武决定开车回家。李迈准备去下一个约会,和别人讨论自己的钠离子电池项目融资。

夕阳西下,李迈和陈武互相道别,然后一个往北走,一个往南走。他们都在寻找光明的未来。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您的图片,请联系本站付款。如果你不希望你的作品出现在这个网站上,你可以联系我们,要求你的作品被删除。

同类文章排行

最新资讯文章